"酒托女"背后的利益金字塔:分账操盘手能拿到35%
时间:2014-05-22 11:39:02    来源:    新闻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“酒托女”背后的利益金字塔:有人能骗3万多

 

  在酒吧拉客促销,“有人能骗3万多元”,她们身后是利益的金字塔 受害者消费后,老板抽22%,“托头”分13%~18%,“酒托女”分30%,“键盘”拿最多 黑酒吧每天一结账,账目隔天就销毁,民警调查取证难

 

语录:

 

  这里不需要自我,我们只是促销工具——酒托女

 

  每天要见十几个人,有人能骗3万多元——酒托女

 

  我认为这只是一种促销手段——酒吧老板

 

  账目隔天就销毁,调查取证难——办案民警

 

  一间不足50平方米的酒吧内,数名“酒托女”同时拉客,19日晚,秦都警方一举将其抓获,本报昨日对此事进行了报道。据了解,涉案的0910酒吧开业刚满10天,酒吧内共有8名“酒托女”负责“促销”,而这些女孩只是黑酒吧金字塔中的底层人员……

 

  失去名字的她们

  雯雯(化名)今年22岁 ,是黑龙江人。4月27日,她刚到咸阳,就做了一件“大事”:找医院进行人流手术。来咸阳之前,雯雯就找好了工作,这个职业的名字叫“酒托”。

 

  今年4月下旬,雯雯在郑州一家医院检查出自己怀孕。当时她在郑州一家商场里销售化妆品,每月约有3000元收入。因为爱美,她的花销比较大,银行卡里几乎没有结余。意外怀孕,让她对金钱的渴望空前地强烈。就在这时,网上一条“红酒销售,月薪过万”的广告引起了她的注意,她也随之进入“酒托”这个行业。雯雯从网上了解到咸阳有一家酒吧即将开张,“老板说,由于是新店开张,给我们的分成能多出3个百分点。”

 

  与老板电话沟通后,4月27日,雯雯辞掉工作来到咸阳。抵达咸阳已是深夜,她按照老板的提示,在中铁二十局旁边的城中村找到一家招待所住下,“在这里住一晚30元,不需要身份证。”到达咸阳后,雯雯就不再用真实姓名,去医院做手术时,她用的是假名。术后经过十多天休息,5月9日前后,老板通知酒吧正式开张。

 

  雯雯上班的这家酒吧位于咸阳市中宏大厦旁,名叫0910酒吧。到了这里后,雯雯的新名字叫“东北”。雯雯说,自己并不喜欢这个名字,因为名字里读不出自我,“实际上,这里也不需要自我,我们只是促销工具而已。”

 

  在酒吧工作的这几天,雯雯每天要与形形色色的男人见面。“忙的时候一天要见十几个,有的人一天就能从男人那骗来3万元。每带来一个人,我们能从消费金额里抽取30%。”

 

  0910酒吧里共有8名“酒托女”,她们年龄多在24岁以下,甚至有两名未成年人。所有“酒托女”在酒吧里都没有名字,只有一个简单代号,比如“东北”,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女孩,会被在地名后面加一个数字作为代号,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变,名字每天也在变。

 

  黑酒吧中的金字塔

  雯雯说,当“酒托女”容易让人忘掉自己,“我们每天都在扮演各种角色和男人约会。”

 

  扮演什么角色,不是由“酒托女”决定的,在她们背后,有一群被称为“键盘”的操盘手。“键盘”们通过定位搜索,找到目标后,即兴编造一个身份,姓名、年龄、职业等基本信息都是由“键盘”们决定的。成功约到目标后,除了告知联系电话外,“键盘”还会将这些基本信息发送到“酒托女”手机上,告诉她们见面时需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

 

  来咸阳这段时间,雯雯先后有幼师、销售员等多个身份,“有时候编造的身份信息会重复使用,但好多都已经记不清了。收到‘键盘’的指令后,我们的任务是将男人带到酒吧,尽可能多的消费。”雯雯说,没有人能够看到“酒托女”真实的一面,“有时候自己都搞混了,只有每天干完活,结了账,拿到钱,回到那间30元一天租来的出租屋里,才能踏实下来,想一想自己的事。”

 

  20日下午,记者在一名“酒托女”租住的屋里看到,这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被打扫得干净整洁,床头柜上堆放着小饰品,衣物被分类放好。雯雯说,离开酒吧,回到现实世界,她们与一般女孩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

  雯雯说,她觉得这一行像是一个金字塔,“塔尖是酒吧老板,老板下面有一两个托头,托头下面有很多‘键盘’,最下面的两层分别是‘酒托女’和男人。”

 

  无处可查的账目

  在0910这座“金字塔”中,身处塔尖的老板叫刘某,今年20多岁,接手该酒吧之前,他曾在渭南与朋友合伙开酒吧。刘某说,4月底,自己逛街时无意看到0910酒吧转让的消息,便萌生了靠“酒托女”赚钱的想法。

 

  “我当时并不觉得这是违法,认为只是一种促销手段。”刘某说,这种“促销手段”实际上成本非常高,自己只能从非法所得中提取22%。剩余的78%会交给托头,“托头会将30%分给酒托,‘键盘’能拿到30%-35%,剩下的13%-18%是托头的。”

 

  但在实际操作中,“金字塔”的组织架构也会有变化。为赚取更多利润,许多托头和老板是同一个人,也有一些托头承担“键盘”的工作。但无论利润如何分配,最终都是由身处“金字塔”最下层的受害者们来买单。

 

  事实上,直到被抓获,刘某也没弄清楚自己的酒吧里到底有多少名“酒托女”,“她们各自有托头,我只负责与托头联系,托头带来多少女孩,我是不过问的。”刘某坦言,酒吧基本全靠“酒托女”支撑。但酒吧开张这10天里,“酒托女”到底将多少人带进0910酒吧消费,他们又从中获取到多少非法所得,已经很难查证。

 

  咸阳市公安局秦都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广场中队办案民警称,19日从酒吧内获取的账本中,只有18日、19日两天的账目,“他们每天一结账,所有人当天收工前拿走自己应得的份额,账目隔天就被销毁,这也给公安机关后期调查取证带来难度。”目前,0910酒吧老板刘某及其中一名“酒托女”被刑事拘留,其余5人被行政拘留,本案仍有两名“酒托女”在逃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相关阅读:
网友评论:
用户:
 密码:
 验证码: 
 匿名发表
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
企业服务
推广信息
点击排行
时尚资讯